当前位置:四新生活圈 >> 男女 >> 正文

木子搞笑gif:餐厅吃完饭,小情侣就这样,羡慕旁边小伙伴

时间:2018-02-10 13:21:05 作者:梳理情感难题 阅读: 7925 点赞: 29 分享: 8

我趁着还没到点上班,在公司顶楼上抽烟,有人在公司群里发起了一个活动。

我刚好在玩手机,点进去一看,活动是由一个是个叫“红桃K”的陌生马甲发起的,内容很简单,谁肯上天台去亲/一口美女老总晾在上面的n/ei裤,就可以得到两千块钱,活动限时十分钟,没完成任务会受到处罚。

我们公司老总叫郑佳,是个快要三十岁的单身女人,既有钱又漂亮,二十五岁从老爸手里结接下公司,管理得还算不错,算个不大不小的女强人,水s/he/腰,大bai/腿,谁见了都忍不住想mo/一把,是好多男同事偷偷意yin/的对象。

就连我也偷偷存着她几张照片,权当欣赏。

同事都以为是谁在恶作剧,没人当真,郑总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富豪,又不住公司,怎么可能会把n/ei/裤挂在天台上?不过也有两个胆大跟着凑热闹,点击了参加活动。

我没忍住,也点击了参加,一开始只是为了凑热闹,乐呵乐呵就算完事,没曾想抽完烟,我打天台路过的时候,还真看见了一条粉红色的n/ei/裤,跟一面旗帜般,晾在天台的角落。

握/草!

我吓了一跳,赶紧看了看手机,心想奇怪了,这个“红桃K”怎么知道郑总的n/ei/裤晾在哪儿?

我点开“红桃K”的头像,想搞清楚他究竟是谁,可上面一片空白,没有任何信息,只贴着一张扑克牌的截图。

放下手机,我鬼使神差般地走到了/n/ei/裤前面,是三角形的,镶着lei/si/花边,一眼就看出属于情/qu类型的,没想到郑总这个女人平时在办公室装得高傲正经,私/底下却风s/ao/入骨。

我犹豫了两秒钟,小心看看四周,发现没人,赶紧将鼻子凑上去,贪/婪地嗅/了一口,别说,还挺香!

可要下嘴的时候,我却犹豫了,这女人穿/过的,万一私/生活不检点,这一口下去,我该不会染/上/病吧?

管他呢,就算有病,最多嘴角长溃疡,反正也烂不到下面去!

我只用了两秒钟就想开了,这女人虽然漂亮,但仗着自己是老总,对我们这帮下属的工作总是挑三拣四的,动不动就拿离职相要挟,老子憋了这口怨气很久了,治不了她本人,拿这个出出气也好!

我没多想,大/嘴/一撅,就往上面/亲/了一口。

我这一口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bian/态/的报复心理,至于能不能收到红/包,我却没多想,一口下去,就跟做贼一样,飞快地冲进了楼梯间。

这毕竟不是啥光彩的事,万一被人看到,指不定会把我当成心理bi/an/态/的神经病,名誉尽毁不说,怕是连公司也待不下去。

我吹着口哨下楼,心里暗爽,这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就发出了震动,打开群消息,发现那个“红桃K”竟真的给我发了个红/包!

点开红/包,两千元马上到手,同时有一行小字,“恭喜你完成任务,奖金到账!”

平白无故捡了两千块钱本该是好事,可我心却开始抖了!

我之前看过,阳台上根本没人,他是怎么发现我完成任务的?难不成……这个“红桃K”一直跟着我?

我在原地转圈,四处搜寻,想将人找出来,可手机却再次震动了一下,有张图片发进了聊天群,并附上一行字,“林峰完成任务,失败的人将会受到惩罚!”

我看了眼图片,差点没吓晕过去,那张图片正好就是我刚刚嗅/郑总/n/ei/裤时候的场面,这下可好,有凭有据,想赖也赖不掉!

我真恨不得剁掉自己的手,赶紧跑到办公室,见整个办公室的同时都用一种揶揄的眼神看着我,刚才跟我同时点击参加活动的李杰和张浩也冲我笑道,“你小子胆也太肥了吧,闻就闻了,还敢发图片,生怕没人看见是不是?”

好几个同事都冲我竖起了大拇指,纷纷说,“林峰,好样的,你牛!”

我欲哭无泪,一向在公司默默无闻的我,竟然因为一张图片出了名,更重要的是图片已经流传出去了,这事要让郑总知道,非炒了我不可!

我慌了,赶紧求爷爷告奶奶,让办公室的人千万别把事情宣扬出来,两千块事小,丢饭碗事大,尤其我还处在被公司提拔成组长的关键时期,为了封/住这帮人的/嘴,我狠心把两千块全拿出来,给办公室的人订了外卖。

吃人/嘴/软,办公室里的人对此都缄默不语,只是那几个女同事看我的表情让我很不爽,嫌/恶中带点恶/心。

这事在大家看起来只是个小玩笑,过去就过去了,偏偏有人拿这事做文章,下午的时候,我刚要下班,郑总就红着脸,怒气冲冲地走进了办公室,当着所有人面,一巴掌扇在我脸上。

我当时就懵了,捂着发/烫/的脸颊,往四周看了看,发现有个跟我竞争组长的同事,正捂着嘴偷笑。

陈阳!

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职场如战场,肯定是有人在给我设/套,就等着老子削尖了脑袋往里钻,那个聊天群并没有添加公司高管,郑总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我嗅她/n/ei/裤的事,肯定是陈阳打了小报告。

“姓林的,亏公司还觉得你工作能力不错,正考虑让你升个组长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!”郑总的咆哮声比猫叫还尖,红着一张脸,既羞/恼,又愤怒,指着我鼻子,趾高气扬地说道,“我告诉你,你不用再想升职的事情了,从今天开始,对你降职录用,每天上班前,把男女/卫/生间给我打扫干净!”

整个公司的人都围着我指指点点,看热闹也不嫌事大,我臊/得恨不能钻地缝,而郑总则把脸一板,恢复了以往的高傲,“看什么看,都想留下来加班是不是?”

同事们都被吓走了,只有我,一脸/憋/着/大便的表情,很为难地对郑佳说道,“郑总,为这么大点事,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吧,你不让我升职就算了,至于洗/厕所的事……”

“怎么,难为你了?”这女人眯着眼睛,用颐指气使的眼神看着我,朝我/裆/上狠狠踹了一脚。

她穿着高梆皮鞋,这一脚下去,疼得我脸都青了,捂/着/那地方蹲下身,耳边听到郑总冷若冰霜的声音,“告诉你,不想干可以滚!嫌洗/厕所丢人,你可以向经理辞职啊,我等着批你的辞职报告!”

撂下这句话,郑总用轻蔑的眼神瞥了我一眼,临走时不忘回头,对我极尽恶/毒地羞/辱道,“对了,马上把那件东西替我丢掉,被/狗/ti/an/过的东西,我不穿!”

“你……”我脸都气肿了,但为了保住饭碗,还是只能丢下了头,耳边听着郑总走路的时候,高跟鞋落在地板上的“踢踏”声,心中恶狠狠地骂了一句,“s/ao/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,早晚有一天,老子会把你/按/在/下/面/嗷/嗷/叫!”

我忍气吞声,去天台收拾了郑佳的/n/ei/裤,骑着我那辆破电驴回家。

今天本来是预计好要加班的,我连女朋友生日都推掉了,但这个女人这么羞/辱我,我凭什么给她卖力挣表现?还有陈阳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,我越看越觉得不是东西,等着瞧,老/子总有一天会让你们不好过!

回到出租的筒子楼,我却发现楼道口停着一辆保时捷,占了我的停车位,心里觉得不是滋味,可更让我不顺心的事情却还在后面。

我爬楼梯上了楼,刚要进门,发现门居然是虚掩着的,推开门一看,却发现沙发坐了个陌生的男人,我女朋友林夕正陪坐在旁边,替他削苹果。

看见我突然回家,林夕有些慌,站起来问道,“林峰,你不是说要加班吗?怎么这么早回来。”

我没理林夕,而是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那个男的。

从长相看,他比我英俊了不少,身材高大,穿着十分得体,高鼻梁,皮肤白净,器宇不凡,还戴着一块很名贵的金表,看见我,也站起来,对我礼貌性地笑笑,又转身对林夕说,“既然你男朋友回家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生日快乐!”

林夕说,“别啊,郑浩,你不是专程来陪我过生日的吗?”

可郑浩什么话都没说,摇摇头,礼貌性地微笑,直接就走了。

凭着男人的直觉,我在那个郑浩眼中读到了失望,他好像挺介意我在这个时候回家的,甚至对我怀有一定的敌意。

我目送郑浩下楼,林夕却在我耳边轻哼了一声,“你还知道回家,不用加你的班吗?”

林夕平时不是这种性格,从念书的时候开始,就一直对我乖巧听话,她是班花,却没嫌我穷,跟了我两年,我知道她是故意说这种话气我的,因为我昨天跟她说今晚要加班,不能陪她过生日,昨晚还拌了几句嘴。

可能因为我缺席生日,她才找别的帅哥回家陪自己,想气气我。

我俩还在斗气,她没理我,我主动找她说话也爱搭不理,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搂着她想/做/那/事/儿,也被一个耳光拒绝了。

我挺憋闷的,一肚子火,玩了会手机,那个白天害我丢人的“红桃K”却主动添加我,邀请我参加一个活动,并附上了一张照片。

照片中,是两个正在/撸/串的人,李杰和张浩,“红桃K”让我选择,是主动和我女朋友/做/那/事/儿,并录/一段/视/频发给他,还是让李杰和张浩去死?“又是这个红桃K,要不要这么无聊!”看着到这样的消息,我马上就不淡定了。

李杰和张浩是早上那起活动的另外两个参与者,我完成了任务,他们却没有,活动中注明失败者是要受惩罚的。

正犹豫着应该怎么回复,聊天框上又弹出了一段话,

“你是活动的优胜者,有权对失败者进行处理,请行使你的权力,决定失败者的命运。”

我回复道,“你特/么能不能别这么无聊,白天害我还不够惨?你是陈阳吧!”

那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提醒我时间不多了,如果我不选,他会按照择优方案进行。

“去你麻/痹/的……”我憋/着一肚子火,这个“红桃K”简直是个弱智,谁肯把自己和女朋友/那/啥的/视/频发给一个陌生人?

我骂了他一句,又打出了另一段话,“孙/子,有种你弄/死他俩,我等着!”

“红桃K”只回复了一个字,“好!”,然后头像就变成了灰白色。

看着他下线,我心里隐隐感觉很不安,摇摇头,没多想,刚打算钻进被窝睡觉,手机屏幕突然就亮了,“红桃K”给我发来两张图片。

图片中,李杰和张浩像两只蛤蟆一样,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身体下面全是血,连四肢都扭曲变形了,大约是为了向我证明死者真的是李杰和张浩,第二张图片还来了个脸部特写。

我屁/股好像着了火,从床上弹坐起来,冷汗兢兢地握着手机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。

林夕在床的那头翻了个身,口中嘟囔了一声“神/经/病”,我没敢惊动她,用颤抖的手指在聊条框中打出了一行字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那头很快就回复了,并附带一张笑脸,“我是红桃K,很高兴能和你做游戏!”

“去/你/妈/的,我要报/警抓你!”我飞快打出这行字,然后退出页面,拨通了110的号码。

疯了疯了……我一定是碰上了bi/an/态的疯子,我一直以为“红桃K”发起的活动是恶作剧,谁能想到真的会闹出人命!

电话很快就拨通了,我正想说要报/案,手机那头却响起了很冰冷的声音,就像是拉电锯,嘶哑中带着冰冷,“警告,请不要进行和活动无关的操作!”

我手一抖,飞快撂了电话,聊天框又弹出了新的内容,“鉴于你刚才的违/规操/作,系统决定扣除今天获得的积分,请注意,当积分为负时,会遭到淘汰!”

刚读完这句话,我就发现聊天群中的每个马甲后面都多出了一个数字,我的数字是“1”,可一眨眼就变成了“0”。

我脑海中反映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退群,可当我点开“设置”的时候,却发现上面根本没有退群的选项!

我点了根烟,强迫自己冷静,开始琢磨“红桃K”信息中透露出的意思。

完成任务会得到积分,失败或者“违规”会被扣分,至于怎么个扣法,应该完全是按照“红桃K”的喜好来定,负分会受到“淘汰”,也就象征死亡,这个玩法,和时下网络很流行的一款“杀人游戏”差不多。

我给他发了条信息,“你就是个疯子,为什么找上我!”

画面弹出了一行血红色的字,“不是你,是整个聊天群的人,你第一个参与,所以优先享有知情权,但我要提醒你,请不要将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,否则会被视为违规操作,另外,你现在的积分是0!”

发完这段话,“红桃K”的头像又暗下去了,剩我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床边,对着手机屏幕发愣。

呆坐了一整晚,第二天天还没亮,我将手机揣进裤兜,决定去上班。

我下意识把它当成了一个噩梦,也许一回公司,我就会看到李杰和张浩。

事情没我想得这么简单,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,我一直等到了十点左右,李杰和张浩都没进办公室,一开始我还怀着侥幸,万一他两都喝醉酒睡过头了呢?

可公司里跟我关系最好的王刚,却突然走进办公室,拍着我的肩说道,“林峰,跟你说个事,李杰和张浩昨晚出事了,跳楼死的,同事一场,要不今晚咱们去殡仪馆看看?”

王刚的话,打消了我最后一丝念想,我当即就瘫坐在办公椅上,一口气喘不上来,脸色惨白。

王刚吓了一跳,赶紧搀扶我,提出要送我上医院,办公室里的陈阳却走上来,笑呵呵地对王刚说道,“胖子,你和林峰打算去哪儿?”

“我们去哪儿,需要向你报告吗?”王刚跟我是死党,而陈阳又一直在和我竞争组长,人品低劣,王刚一直都对他没什么好脸色。

“呵呵,当然有关系。”陈阳挂着一副金丝眼眶,白净的脸上露出冷笑,“我要提醒林峰,昨天郑总交代的任务,他好像还没完成吧?同事一场,别说我不关照你,上面交待了,以后由我监督你对卫生间的打扫情况,直接负责向郑总汇报!”

“姓陈的,你有完没完?”王刚把脸一垮,一米八五的大个头杵在陈阳面前,加上满身的横肉,很有威慑力,“我现在要带林峰去医院看病,有胆子你过来拦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陈阳脸色一僵,平时跟他关系最好的几个同事也站出来,指着王刚叫嚣道,“王胖子,你是业务部的人,跑信息部来做什么?你特么想干啥,跟谁耍横呢!”

“红桃K”的事情像一个梦魇,让我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,我赶紧拦住了王刚,“我没事,郑总的安排我会照做的。”

“这才听话嘛,”陈阳笑起来的时候,把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,皮笑肉不笑,“赶紧去打扫厕所,我还等着/录/像/回去交差呢!”

大半个办公室的人都在偷笑,我目光阴沉,从这些人脸上扫过,他们却笑得更加肆无忌惮,“林峰,你小子愣着干啥,快去女厕所看看,有没有被换下来的/n/ei/裤,哈哈……”

我只好装听不见!

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,至少现在不行,再过两天,我就要去见女朋友林夕的父母,聊结婚的事,我这个未来丈母娘挺市侩的,要是连工作都没了,怕是不好上门。

我咬着牙,在陈阳的/监/视下,把男/厕所擦了个遍,办公室那些女/同事看我的脸都怪怪的,只有一个叫李雪的女职员,主动提出帮我打扫女/厕。

李雪今年刚进公司,印象中性格很活泼,也很热/辣,除了王刚以外,她是唯一肯站出来帮我的人。

在办公室的一片嘘声中,李雪红着脸,替我擦完了女/卫生间,回到办公室,我刚想对她说声谢谢,手机却震动了几下。

我打开手机,“红桃K”又出现了!

他在聊天群向我发起了活动,让我当众/亲/李雪一口,完成会有三千块奖励,还附上了一句话,让我脊梁骨直冒汗,“你昨晚失眠了,要注意休息。”

他怎么知道我没睡,难道一直在监视我?灌注卫星宫中号“木子熊”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在办公室的一片嘘声中,李雪红着脸,替我擦完了女卫生间,回到办公室,我刚想对她说声谢谢,手机却震动了几下。

我打开手机,“红桃K”又出现了!

他在聊天群向我发起了活动,让我当众/亲/李雪一口,完成会有三千块奖励,还附上了一句话,让我脊梁骨直冒汗,“你昨晚失眠了,要注意休息。”

他怎么知道我没睡,难道一直在监视我?灌注卫星宫中号“木子熊”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推荐阅读

韩磊新歌《创业者》首发 网友:《走四方》姊妹篇

韩磊在录制新歌《创业者》 “人生需要交真朋友,低谷的时候出把手……”,继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独唱《再一次出发》之后,韩磊的新歌《创业者》近日在全国各大音乐网站首发上线,为“大众创业”“草根创业”打call。这一首旋律优美、情感充沛,由著名诗人梁芒和张少鹏联袂作词,国家一级作曲家张朝作曲的《创业者...

谁是神经病3 天前

不满裁判判罚,球员对着干!抱摔椅子,从此相逢是路人

“裁判拥有无尚的权威,我怎么敢质疑他们呢?”这是公牛中锋罗宾·洛佩兹赛后采访中对裁判的评价。在今天公牛客场不敌国王的比赛中,公牛队中锋罗宾·洛佩兹在比赛中连吃两个技术犯规被罚出场,愤怒不已的洛佩兹在球员通道怒摔椅子来泄愤,球迷们纷纷开玩笑说:“联盟29支球队吉祥物躲在角落瑟瑟发抖。” 在赛后的采访中,...

有马体育3 天前

陶虹的婚姻观让人大跌眼镜!面对老公深夜搂腰门的事件看陶虹如何回应的

1998年,陶虹在电视剧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中,出演了小龙女,在剧中,小龙女深爱着猪哥哥,而这个猪哥哥的扮演者正是徐峥。在拍戏的过程中,两个人因爱生情,拍完戏以后,“猪哥哥”和“小龙女”也真实地走到了一起。2003年,两个人大手拉小手,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结婚之后,陶虹就安心当起了家庭主妇,过着相夫教子的日...

爱飞的鱼4 天前

你最纠结辅食添加顺序?关注点一开始就跑偏了!

辅食第一课,白熊医生给大家分享了开始添加辅食的时机;过早过迟添加的影响;添加辅食的基本原则;宝宝多大可以吃肉等问题。回顾可戳《加辅食踩准点,宝宝可以及时开荤了!(第一课)》。今天我们来聊聊在育儿群里被单独提起的辅食添加的几大误区。 1添加不同种类辅食无特定顺序 1与顺序无关网上流传着很多辅食食谱,不同...

非常儿康3 天前

更多节目请关注晚安叔

            愿你白天有说有笑,晚上可以睡个好觉              ...

猫眼瞧世界1 天前

猫咪伸爪想偷碗里的鱼,主人不让,猫咪:人家只是摸一下

日本的铲屎官和家里猫咪的日常简直是太好笑了,阿狸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这只可爱的猫咪和它家铲屎官的吃饭日常。今天铲屎官做了一条香喷喷的秋刀鱼,准备开饭的时候,突然露出了一双大眼睛,盯着这只秋刀鱼。趁着铲屎官不注意,立马用爪子抓住秋刀鱼的尾巴,企图偷鱼。“呔,哪里来的小贼,竟敢偷本官的鱼。”铲屎官看到以后...

九尾猫阿狸3 天前

红木专家,别再给红木大老板捧臭脚了,你们让全行业的人都恶心了!

点击上方“蓝字”可以订阅  "捧臭脚"在中国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。据典故所载,该词最早源于北宋年间。  当时宋神宗让宦官李宪巡边,边军文武听说李宪的脚很臭,就争相为其洗脚,脱靴捧脚之时常常先嗅上一番,而后赞叹道:"太尉之足,何其香也!"  对红木专家”捧臭脚“留下深刻印象的,要从2011年说起。  在那年夏天,...

红木君3 天前